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人在虐文,但求一死 > 番外二 一生之劫

番外二 一生之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不知道,他每一世都会遇到自己的一生之劫。
  
  第一世,他是天道皇朝的镇邪大将军。
  
  边城魔族作乱,他奉命前往平叛。路过彩云镇,腹中饥饿,遂领着一帮随从进了路边的一家酒楼吃饭。
  
  等菜的间隙,他漫无目的地随意一瞥,不曾想目光却在落在不远处某道身影之上时骤然僵住。
  
  那是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女,不施粉黛,眉清目秀,正笑容满面地帮忙招呼客人。
  
  那是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看到她的那一刹,他却觉得仿佛很久之前就曾熟悉她,了解她。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从小到大一直觉得空落落的胸口仿佛在刹那间被填满,酸酸的,涨涨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从里面喷薄而出,甚至隐隐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他沉浸在这种无法言说的奇异感觉之中,怔怔地盯着眼前的少女出神,一时竟忘了周遭的一切。
  
  他霍然起身,正准备向少女走去。后堂却忽然走出来一名跟少女年龄相仿的少年,拉起少女的手便往里面走,一边走还一边埋怨:“你出来干什么呀?今日你我定亲,你去后堂给我乖乖坐着。”
  
  听到定亲二字,他迈出的腿顿时缩了回去,心情说不出的烦躁,甚至忍不住想把那个笑得仿佛傻子一般的少年痛打一顿。
  
  此时刚好小二将饭菜端上桌,他却发现多了一碟小菜,顿时面露疑惑。
  
  小二笑着解释:“东家有喜,今日凡进店者,一律多送一碟小菜,让客人们也沾沾喜气。”
  
  脑海中再度闪过定亲二字,他心中烦躁更甚,胸口闷闷的,竟说不出的难受。眼前的饭菜香气扑鼻,他却没有半点食欲,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将军,将军!”见他面色不对,部将面露担忧。
  
  后堂不时传出少女与少年的谈笑之声,他只觉五内俱焚,难以言说的窒息。
  
  “走吧!”
  
  “现在走?饭还没吃!”
  
  “没胃口,不吃了!”
  
  害怕继续留下去自己会做出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他连忙起身,落荒而逃。
  
  直到打马行出数里,听到部将怨声载道地喊饿,才不得不在路旁的一个茶摊处停下脚步。
  
  部将跟茶摊老板买了些干粮,就着茶水吃着,他却依旧满脑子都是方才那惊鸿一面的少女。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明只是一名普通的少女,长相算不上出众,气质也很平常,却不知为何,偏偏牵动了他的心神,让他变得有些不像自己。
  
  “大哥,今晚真的要动手?”
  
  “动手!谁怂谁是孙子!刘掌柜那老匹夫,别看貌不惊人,其实是一头大大的肥羊。今天他儿子定亲,据说他儿子那个捡来的媳妇长得特别水灵,择日不如撞日,今晚我们就抄了他的家,烧了他的店,睡了他的儿媳妇!”
  
  ……
  
  旁边那桌一看就是帮杀人越货的盗匪,他虽是将军,职责却是斩妖除魔,除暴安良那是当地衙门的事。他原本并没将他们当回事,听到这里,心脏却猛然一缩。想到之前少女明媚的笑容,他拔剑出鞘,一跃而起。
  
  等到回过神来,那帮盗匪已经无一活口。
  
  “将军!”
  
  “沾了人家的喜气,总要做点什么作为回报。”
  
  “可那菜你一口都没吃!”
  
  他只是临时起意,随手摁死几只跳蚤,却不想因此暴露了行踪,最终招致了最后那场大败。
  
  而他救下的刘掌柜一家,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曾与一场大劫擦肩而过。
  
  第二世,他是天道堂前途无量的首座弟子。
  
  某日,晋升首座当日,恰逢醉仙阁当红的花魁芊芊开牌梳洗,他被同僚拉去醉仙阁长见识。
  
  见到花魁的那一刹,他终于明白了话本小说里面的那些一见钟情是怎么回事。
  
  他常常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某件很重要的事情,胸口总是空落落的,仿生生被剜去了一块。见到花魁之后,他却觉得多年来胸口的那块空缺被填满了,那种酸酸涨涨,满心欣喜的感觉让他甚至想尖叫出声。
  
  他强压下心中的激动,刚想举牌叫价,却发现身旁的同僚不知何时竟已泪流满面,一问才知道,那芊芊姑娘竟是同僚多年前走失的未婚妻。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发现台上的姑娘同样也已哭花了妆,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不偏不倚恰落在同僚的身上。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摸着胸口,感觉好像在瞬间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既然是上天注定的缘分,那贤弟你还在等什么?”短暂的怔愣之后,他拿出所有晋升首座的奖金,替同僚赎回了花魁,慷慨地成全了这对苦命鸳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