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机械炼金术士 > 第四五六章 我死不了

第四五六章 我死不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伦倒也看得出,这老牛仔出来得有些“不情愿”。
  
  
  
  大概是不知道苏伦从头到尾都有逃走的把握,以为他现在碰到了“十大传奇赏金猎人”之一的「惩戒律师」艾莫·e·克莱尔,便觉得是无路可逃的死局了。
  
  
  
  而且这老头挺身而出也不是好心救苏伦,八成只是因为艾米莉亚现在他手里。
  
  
  
  不救人,苏伦死,艾米莉亚也得死。
  
  
  
  不会是私生女吧?
  
  
  
  没等苏伦去猜测。
  
  
  
  这老牛仔似乎就猜到了他的想法,语气复杂道:“我女儿如果没死,也和艾米莉亚那丫头一般大了。”
  
  
  
  说着,他再次说道:“这里就交给我了。”
  
  
  
  苏伦听着很是无语,心道:你不来,我本就走了的。
  
  
  
  现在搞这一出,让人很为难啊。
  
  
  
  他再次问道:“你能打过她?”
  
  
  
  无论是不是来救自己的,但至少这老头站出来了,就已经有了相助这个事实,总归是有点人情的。
  
  
  
  至少也得试试,看能不能联手一波。
  
  
  
  听到这话,老牛仔依旧没说能不能打,只淡淡回应道:“我死不了的。”
  
  
  
  “???”
  
  
  
  苏伦听着眼神一阵古怪,上下打量了一下他。
  
  
  
  我知道你隐藏了一些本事儿,可...
  
  
  
  你这老头哪里来的底气,能在一个“十大传奇”手底下活命的?
  
  
  
  苏伦也不是刚入行的菜鸟职业者了,他虽然不精通神秘系的手段,但或多或少也懂一些。
  
  
  
  刚才那声“呸”打断施法,可不是老头真比那女人强,而应该是他看出那言灵术式的一些破绽,以巧破法了。
  
  
  
  领域呢?
  
  
  
  快开出来让我看看。
  
  
  
  让我承认自己看走眼了。
  
  
  
  不然没领域,你拿什么和这女人打?
  
  
  
  老牛仔平日就是个油滑人精,哪里没看懂苏伦的神色,又咧口满嘴烟熏黑牙,露出了一个苦涩得很微妙的笑容,语气也是从未有过的深沉,“我不会死。但今天之后,会死很多人。”
  
  
  
  都这节骨眼儿了,咱能把话说明白些?
  
  
  
  苏伦有些无语,琢磨了一瞬,依旧没听懂这话什么意思。
  
  
  
  可这一刻,他也觉得老头不像是逞能,又或者开玩笑。
  
  
  
  ......
  
  
  
  对面那个女人看着老牛仔出场,目光略微有些凝重,但也谈不上任何忌惮。
  
  
  
  她看着苏伦没逃走,也不着急动手了,似乎都是待宰的羔羊,反而开口叙起旧来,“大法官阁下,几年不见啊,你没找个臭水沟躲起来,还敢露头?”
  
  
  
  耍嘴皮子的人就是这样,一照面,只要找到个能辩论的口子,就能喷出个花来。
  
  
  
  看着了老牛仔没理会她,这女人又冷笑一声,自己接上了之前的话题:“阁下说我代表不了正义?呵呵...”
  
  
  
  她那张刻薄的脸上浮现出了无比傲慢而自负的表情,道:“我从律师学徒开始,至今历经八百三十二场辩护,从未有败绩。即便五年前涉及阁下您的那桩丑闻,不也是落在我手上?我维护帝国律法权威,是评判正义与邪恶的天平。我都代表不了正义,那还有什么能代表正义。请问,大法官阁下?”
  
  
  
  余音拖得很长。
  
  
  
  苏伦听到这里,隐隐觉得,这可不是单纯的嘴炮,而像是某种神秘术式的交锋。
  
  
  
  之前他问过自家师姐领域相关的问题,镜先生的其中一种解释就是说,领域其实就是一种“逻辑闭环”。
  
  
  
  一种特定范围内的逻辑自洽,法则完善,掌控一切的能力。
  
  
  
  他之前和「惩戒律师」艾莫交手过几招,亲身体验了一把。
  
  
  
  逻辑闭环里,她说她无敌,就无敌。
  
  
  
  因为苏伦找不到她法则逻辑里的破绽,就得挨揍。
  
  
  
  听到这话,苏伦把余光瞥向了身边的老牛仔,想听听他如何破对方的逻辑闭环。
  
  
  
  就像是辩论,一旦逻辑被人找到破绽,就落入下乘,先输了几分。
  
  
  
  他觉得,这老头绝对不会退让。
  
  
  
  可没想,老牛仔全然没回应什么正义不正义的高大上话题,反而吐出了一个极其粗鄙的词儿:“骚娘们。”
  
  
  
  苏伦听着眼角黑线,这啥情况?
  
  
  
  瞧老牛仔那盯着人家胸脯和短裙打量的目光,妥妥的老流氓举动。
  
  
  
  喂喂喂,人家可是十大传奇,你耍流氓也收敛点啊!
  
  
  
  不然一会本来只挨一刀死的,非得挨十刀。
  
  
  
  那女人更是脸一黑,仿佛被戳中了什么痛处,冷声道:“呵呵,曾经帝都大法官,开口竟然如此粗鄙了?”
  
  
  
  老牛仔一副毫不在意的轻佻神态,言语更是粗鄙了:“为了跻身上流社会,跪舔各种老棒槌的碧池,哪有脸说你代表正义?”
  
  
  
  俨然市井流氓吵架,句句直指下三路。
  
  
  
  艾莫听着,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好好和你辩论,你他麽人身攻击?
  
  
  
  这女人也立刻知道,这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为了绅士风度和荣誉,在被告席上被逼得不敢自辨的大法官了。
  
  
  
  她眼中寒芒一闪,几乎咬牙切齿道:“老东西,你找死?”
  
  
  
  ......
  
  
  
  苏伦全程吃瓜,表情虽然无异,可心中大为震撼。
  
  
  
  这就...破防了?
  
  
  
  即便刚才挨了一刀,这女人的气势半点不弱。可现在,这女人居然被老牛仔这两句话,就搞得差点破防了?
  
  
  
  他知道这种嘴炮正常来说,不可能乱了七阶职业者的心境。
  
  
  
  但眼前两人大概是相互都知道对方的一些根底的,这话怕是真的戳到了痛处。
  
  
  
  苏伦心中大呼精彩。
  
  
  
  好吧,我错了,老头牛逼!
  
  
  
  那女人开口可能是想弄什么神秘术式,但老牛仔这一招着实更高明。
  
  
  
  纵你舌绽莲花,我就一口粗鄙的老痰吐你嗓子眼。
  
  
  
  高明,实在是高明!
  
  
  
  而且,苏伦明显感觉到,这老头话一出,之前锁定在自己头上的那股杀机,居然大半转移了。
  
  
  
  这是再给自己创造逃走的机会?
  
  
  
  高明啊,这拉仇恨的手段简直了!
  
  
  
  从来没有任何时候,苏伦觉得这老头如此的深不可测。
  
  
  
  这么能拉仇恨,必然是有些本事当底气的。
  
  
  
  苏伦觉得,现在丢下老牛仔逃,也半点没有心理负担了。
  
  
  
  ......
  
  
  
  艾莫被这般嘲讽,已然杀心大起。
  
  
  
  甚至那股念头,超过了要杀这次任务目标的苏伦。
  
  
  
  老牛仔根本一脸无惧,还径直走了过去。
  
  
  
  苏伦心中估摸着,大抵是要上演老头霸气外露,施展领域爆锤“十大传奇”的一幕剧情了...
  
  
  
  他也准备两人交手的一瞬间,然后就开溜。
  
  
  
  可是...
  
  
  
  接下来,让他万万没想到的反转出现了。
  
  
  
  .......
  
  
  
  老头走了过去,杀心已经浓的眼红的艾莫指着手中的法典,又念叨了起来:“我的惩戒律法典,第十条:我判你罪大恶极,当送断头台!”
  
  
  
  苏伦一听这开头,就知道对方又要施展神秘术式了。
  
  
  
  不过这次倒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也没觉得什么危机感。
  
  
  
  余光看着老牛仔那越发沉稳的步伐,苏伦觉得,妥了!
  
  
  
  这就是高手气场吗?
  
  
  
  这就是隐藏强者的不屑一顾嘛?
  
  
  
  这老头要爆发了啊!
  
  
  
  可渐渐地,苏伦觉得不对劲儿了。
  
  
  
  明明那女人都施法完成了,老头还没任何表示,这是打算要硬抗咒术?
  
  
  
  而这时候,苏伦也看到,老牛仔明显被一股神秘力量给禁锢住了。
  
  
  
  而就是那女人话音刚出的时候,老牛仔站立位置处突然就凭空凝聚出了一台海市蜃楼般的断头台虚影。
  
  
  
  话音一落,那端头太上的铡刀突然落下。
  
  
  
  “唰”的一刀,
  
  
  
  鲜血飞溅,
  
  
  
  人头咕噜咕噜滚落在地!
  
  
  
  老牛仔全程半点反应都做出来,就已然横尸当场。
  
  
  
  “???”
  
  
  
  眼前这一幕,可把苏伦完全看傻眼了:这剧情不对啊!
  
  
  
  他有全知之瞳,一眼为真。
  
  
  
  这可不是什么替身、幻术什么的。
  
  
  
  而是老牛仔当着他的面,真的被砍断了头颅。
  
  
  
  滚烫的鲜血倾洒在了地面上,尸体就躺在了哪里,断口处还不停地“滋滋”喷着鲜血。
  
  
  
  一切都如此真实。
  
  
  
  真的...当场暴毙了!
  
  
  
  不远处,大律师艾莫脸上已经露出了讥讽。
  
  
  
  就这?
  
  
  
  ......
  
  
  
  “卧槽...这尼玛什么情况?”
  
  
  
  苏伦觉得心中不爆粗口,都无法描述自己心中的懵逼状态了。
  
  
  
  这老头是个嘴强王者?
  
  
  
  拉了一波仇恨,这就被杀了?
  
  
  
  老头刚才出场有多神秘拉风,现在死状就有多离谱。
  
  
  
  虽然阶位差距太大,有时会出现这种一招秒杀的情况。
  
  
  
  但不至于吧...
  
  
  
  那种前一秒还隐藏高手,下一秒就尸体的巨大反差,让苏伦一时都接受不了。
  
  
  
  虽然他觉得人死为大,但心中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老头,赶紧站起来,把刚才你说的那句“我死不了”吞回去。
  
  
  
  亏我还真信了。
  
  
  
  然而,
  
  
  
  就是苏伦脑子里补脑了各种可能之后,离奇的一幕再次上演了。
  
  
  
  这时候,地上身首异处的老牛仔真的就站起来了!
  
  
  
  “他”的手指动了动,然后手臂撑着整个鲜血淋漓的无头尸体,就真的挣扎着站了起来。
  
  
  
  苏伦真的看蒙了。
  
  
  
  虽然他从之前没看到“灰雾”的时候,就觉得事情有古怪。
  
  
  
  可看着无头老牛仔站起来,还是颠覆了他的某些认知。
  
  
  
  这特么还不离谱?!
  
  
  
  苏伦也算是见多识广了。
  
  
  
  可也从来没见过这种脑袋都被割掉的人,还能站起来?
  
  
  
  没有“灰雾”,也就是说,老牛仔好像没死。
  
  
  
  可是,这脑袋都滚了两米远了,血都喷了好几斤了,你给我说人还没死?
  
  
  
  不远处,大律师艾莫同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然而,让人更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就是老牛仔被断头之后,他身体内仿佛束缚怪物的囚笼被打开了,一股恐怖的威压降临了街区。
  
  
  
  那种像是...打开了地狱之门,那种难以描述的极致绝望感席卷而来。
  
  
  
  霎时间,老牛仔整个人都燃烧起了黑红的地狱之火。
  
  
  
  可明明火焰熊熊,但整条街区的温度却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一股让人脊背发寒的死亡危机感逼的人头皮发麻。
  
  
  
  他眼眶里燃烧着火焰,却没有任何情感波动。
  
  
  
  这是一种敌我不分的冰凉杀意!
  
  
  
  苏伦自己领悟的就是死亡法则,对这种感觉极其敏锐,他瞬间明白了什么:“这家伙把灵魂祭献了?”
  
  
  
  这不是老牛仔自己的力量,而是祭献灵魂后,某个死亡系的高位神祇给与回应的力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