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器铁匠也想守护他人 > 第1章 重铸

第1章 重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这个魔玉矿山旁的魔玉城内;
  
  据说有一家矮人铁匠开的铁匠铺,名为:融玉铁匠铺;
  
  一名黑色短发男子站在柜台前,身材高大的他却是铁匠铺的继承人:刘·诺尔,虽然这家铁匠铺本来就只有三个人:
  
  铁匠学徒兼打杂的刘诺尔,
  
  店长父亲刘飞
  
  半矮人铁匠母亲帕拉拉·诺尔。
  
  今天一大早,刘诺尔的父母与城中军队高层以及一些有水平的工匠、铁匠们都被招待到王城的会议厅去了,即便魔玉城的地下攻略早就在40层就停滞了,但今早,魔玉城仍然召集了城内的高层。
  
  “呼——哇”
  
  刘诺尔打了一个哈欠,看了一眼墙上的钟,6点整,刘诺尔5点就被从床上拖起来,被告知今天要看一天的店,他的父母要去城里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
  
  据他所知融玉铁匠铺与城主府的关系,最多就是他的父亲经常去城里教导城主孩子学习,还有就是魔玉城中的精品武器装备大多数是由刘诺尔家的铁匠铺定制的,不管如何思考,刘诺尔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魔玉城要召集自己的铁匠母亲与手无缚鸡之力的父亲。
  
  “呼——哇”
  
  又是一个大大的哈欠。
  
  叮———铃—铃
  
  “欢迎光临~”刘诺尔立刻收起疲态,以店主的姿态来迎接客人;
  
  这种弄不清铁匠铺开店时间,一大早就出来找铁匠铺的客人,不是生客就是急客,总之用刘诺尔父亲的话说:都是肥羊!
  
  “哇!稀奇,居然是刘诺尔在柜台哎!刘飞叔叔呢?”
  
  进来的小姑娘大约十二三岁,手里抱着一把和她差不多高的大剑,人和剑在刘诺尔看起来都有点眼熟,剑鞘上有魔玉军的标志,刘诺尔猜测应该是军人的女儿,拿了长辈的武器出来。魔玉军中能用长度一米五以上双手剑的高手不多,而且看起来这女孩多半是店里的常客;
  
  “完蛋了!”刘诺尔心说:“我不常站店连客人的脸都不认识了。”
  
  “父亲和帕拉拉母亲都去城主府了,今天可能都不会回来,请问有什么我能帮您的吗?”
  
  刘诺尔问道;
  
  “诺尔哥哥?我啊!是我啊!杨奇!我爸是杨越!你不认识我了嘛?”
  
  杨奇一脸的不开心;
  
  “噢!我记起来了,你是杨奇!你们家平时都是你哥哥杨斗来,我一下子没记起来!所以你今天来是为了那把双手剑?不行哦,我妈说了,那个双手剑让我不能再修了,只能重做把新的”
  
  “哎?重做一把很贵吧?”杨奇委屈着脸,一连串恭维的话从嘴里蹦出来:“诺尔这么高名的铁匠都不能修嘛?帮帮忙啦!爸爸一直在夸你哦,说你修好的剑就和新的一样锋利,还说你总有一天能超越你的矮人母亲,成为城里最优秀的铁匠。你就帮我修一下嘛~!”
  
  面对这种商业试吹捧,刘诺尔根本不为所动!并无奈的冲小姑娘摊开手说道:
  
  “要是买军队泛制式的就没有那么贵啦,但是我们铁匠铺是从材料开始就悉心挑选,纯手工打造的,价格肯定会高一些的,而且不能修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修不好……”
  
  刘诺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杨奇打断道:
  
  “那是为什么不能修啊?泛制式的剑和你们家的剑根本没办法比,那次真剑比武,我爸用这把剑轻易的就把对方的泛制式巨剑一刀两断了!明明对方的巨剑更大!赛后爸爸说之所以能赢完全是因为之前诺尔哥哥你帮忙修过!以诺尔哥哥高超的技艺一定能再修好一次吧?我会用我的零花钱来支付修理的费用的!”
  
  听到这样的说辞,刘诺尔不禁叹了口气,确实在旁人看来,融玉铁匠铺确实是一副经营不善的样子,3年没换过的招牌,木门上的虫蛀的洞,就连柜台上也有刀痕,看起来就像是一副会随时倒闭的样子,但事实上铁匠铺经营的相当好,看起来寒酸是有别的,更深层次的原因。
  
  “那是杨越叔叔的战斗技巧好,用一把双手巨剑劈开另一把双手巨剑,即使我有四分之一矮人血统也没办法轻易做到。”刘诺尔突然想到:“不对!你是怎么混到军中看真剑比武的?”
  
  杨奇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是我缠着哥哥让他带我进去的”
  
  “这不是能给小姑娘看的东西啊!跑题了,总之!不能修就是不能修,不是因为钱的事,我们店规矩,店内卖出的武器,终身免费包修,主要是这把双手剑因为经历过太多的战斗,剑身由于多次打磨而变得过于脆弱,甚至连重心都开始偏移了,上次就已经快不行了,你也知道吧?修理也越来越频繁,这次我再修,下次可能就会在战斗时折断,到时候就会要了杨叔叔的命,上次帮杨叔叔修剑我已经被我妈臭骂了一顿,这次我可不敢再修了。”
  
  在刘诺尔的耐心解释之后,迎接他的是一双含泪的大眼睛。
  
  “哇,杨奇你别哭啊,刀剑本来就是消耗品,不管怎么小心保养,只要在使用,就是迟早会折断的东西,我知道我们家的双手剑可能确实有点小贵,但是物有所值不是吗?而且我们家的武器根据我那个笨蛋老爸的方案,一年内折断免费包换,终身免费包修,真的很划算了!”
  
  杨奇哭着说:“但是这把剑爸爸已经用了三年了,我看到爸爸昨夜在房间里磨他做冒险者时期那把单手剑,如果不使用这把双手剑的话,爸爸都发挥不出平时实力的一半。”
  
  “以杨叔叔的实力,单手剑也足够强了,不管是地下城的怪物,还是城外死之迷雾中的不死者,都不会是杨叔叔的对手啦!话说杨叔叔现在是什么实力?LV.3?3.5级?”
  
  “抽—泣,以四城综合实力表判断,实战是3.7级的实力”
  
  “哦!那不是队长实力嘛!很厉害啊!我记得城主实战也就4.7级的实力,但是魔玉军总司令好像是5.5级的实力”
  
  “抽泣,但是那个是双手剑的实力!爸爸的单手剑肯定没有那么强……爸爸还说,围城天灾可能就要来了,然而他都没有称手的武器,诺尔哥哥,你再帮我爸爸一次吧!军队提供的泛制式兵器,根本不行的嘛!呜……哇!。”
  
  明明都要停止哭泣了,一谈到天灾还有父亲实力下降,可能会发生的危险,小姑娘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而且从小声的抽泣,变成了嚎哭,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的嚎哭……
  
  “额……这……”
  
  刘诺尔头疼不已,虽然是一大早,城里除军队外还没什么人走动,但万一有个什么人路过看到这幅景象,还不知道要怎么想呢,而且这个哭声,再大一点点,刘诺尔的耳膜可能就要破损了!小孩子嘛,哭得快,好的也快,先让她哭一会儿吧,家里的矿石、武器都是有数的,总不能为了一位客人,就亏本经营吧。
  
  “话说回来,围城天灾嘛?好像是5年前发生过,当时好像所有具备战力的人都参与了,我当时因为没有到20岁,没有评级,没有武器没参加,父亲则是因为不到1级的战力,没被允许参加,但是母亲却参与了,还受了伤,伤口几乎覆盖整条右臂,那好像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血。”不好,不好,刘诺尔猛地甩了甩头,是杨奇的哭声过于凄惨了嘛,唤醒了他不太好的记忆。
  
  “呜……哇~呜……哇~诺尔哥哥你不帮我的话,爸爸这次肯定回不来了。”哭声还在继续
  
  刘诺尔看着小女孩抱着和自己差不多高双手剑,站在铁匠铺的柜台前大声的哭泣,而他却无可奈何,良心还是不免感到一丝痛苦,他回想到自己上次听到这种嚎哭好像也是五年前,也是那次的围城天灾,死了好多人。
  
  “明明从我出生到现在只有5年前经历过一次天灾,现在又要来了吗?但是我记得有一次在铸剑的时候妈妈说过,她好像经历过4次,等等!那种伤能受四次嘛?”刘诺尔在心里吐槽了几句。“矮人是超人嘛?明明身高只比我的腰高一点!那次妈妈和我说:夜晚一旦降临,大陆就会被死之迷雾笼罩,只有具备光之屏障的城市才能幸免,迷雾会将所有活物变成不死者,当不死者数量过多时就会发生围城天灾,大量的不死者冲击光之屏障,企图攻破屏障,将活人也拉入同伴的行列。”
  
  “毕竟我只经历过一次而已,虽然只有一次,但是我也知道天灾很容易让**实力的人受伤,甚至死亡,事实上当时也有大批3-4级实力的人战死,要是天灾再临……也不知道会再死多少人”一想到这里,再看看面前嚎哭的小姑娘,刘诺尔咬咬牙,内心艰难地做出了决定,最后再深深的叹了口气ε=(´ο`*)))唉。”
  
  “好啦!好啦!别哭了!我给你修!给你修!修好!绝对比新的更厉害!行了吧!”
  
  “抽泣,真的吗?可你刚刚不是说修不好嘛?”
  
  “我的话能修好!我有这个实力,可别小瞧帕拉拉·诺尔的首席弟子!”
  
  “哇!诺尔哥哥太棒了!那么!剑就交给诺尔哥哥了。噢!还有这个!”
  
  说着杨奇就那把比她还要高的巨剑托举起来放到了柜台上。并递给刘诺尔一个小布包。
  
  刘诺尔打开布包发现里面全是零零碎碎的几十个铁币和几枚铜币。
  
  “这是爸爸偶尔给我的零花钱,我偷偷存了一些下来。虽然不够修好这把剑,但是我只有这些了。”杨奇捏着手指,眼里还带着几滴眼泪,委屈的说道。
  
  “我们店铺修武器不收费,父母的规矩!这些钱你就自己存着吧~”刘诺尔把布包还了回去,顺手给杨奇写了张收据,一边递给她,一边拿起桌上的双手剑,由于经过多次的修理打磨,感到这剑的重量太轻了,刘诺尔心想“这把双手剑已经轻到这个程度了嘛?铁匠母亲说的不错,这剑不能再修了,下一次一定会轻易的折断。”
  
  刘诺尔摇了摇头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说道:
  
  “好了,这是收据,你收好后回去吧!我要关店修剑了”
  
  小杨奇打起精神来:
  
  “诺尔哥哥?今天能不能修好呀?店不开了嘛?哦,叔叔阿姨都不在,你要修剑就没人看店了,那我帮你看店吧?”
  
  “你?不行,不行,我锻造时必须集中精神,中途不能被打断,这样的话,今天傍晚肯定就能修好了,万一来客人要买剑你一不知道价格,二不清楚这剑适不适合这个人,不能乱卖,你就老老实实回去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