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忘山东黎 > 第二十六章:不眠

第二十六章:不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已渐深,高悬的明月也被浓雾隐去,青石崖上的山风愈演愈烈。
  白敬酒就那样静立在崖前,林子墨、王紫霄、唐礼和红楼也都静默在他身后,一言不发。
  掠过的劲风吹得几人衣衫猎猎作响,一场关于男人的聚会才刚刚开始。
  当黎山之上最后一缕灯火熄灭之时,青石崖前只遗留着穿过浓雾的月光,隐隐绰绰,不见真切,照得几人的身影有些神秘。
  “喝酒吗?”
  白敬酒转头看着他的四位学生,一开口就是请人喝酒。
  也许只有袁惜刀清楚,这家伙请人喝酒就是他最大的善意了。
  而林子墨几人竟也不觉得学生和先生一起最醉酒有什么不对的,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答到,“喝!”。
  “很好!孺子可教也!”
  白敬酒点点头,又笑了。他今夜微笑的次数格外的多。
  他取出几坛青阳侯府的烧刀子,在青石崖上一字排开。
  真男人就应该喝最烈的酒,他一直这样坚持的认为。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夜间黎山似乎比白天更来得赏心悦目,白敬酒自顾自的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今晚是没打算睡觉了。
  “为师今夜便为尔等解惑!”
  白敬酒这话说得豪气,启了一坛酒大口大口的灌下。挥斥方遒,弄云起舞,这天地尽在这一口烈酒之中。
  “爽!”
  他很喜欢和袁惜刀喝酒,因为这会让他很爽,而今天在他的四位学生身上,他找到了同样的感觉。
  林子墨几人也有样学样,一坛烧刀子被他们囫囵吞下,喝的还没洒的多。
  大概没有男人会喜欢在喝酒这件事儿上输给别的男人。
  便是身患隐疾的红楼也在不停的灌着酒,喝到一半的时候他有些坚持不住,咳嗽了几声,但用余光撇了其他几人一眼,又在继续了。
  今儿我还就真杠上了!
  他留下来是想先生为他诊病,解决他身上的隐患。
  而边上“偷奸耍滑”,一坛酒洒了一大半的唐礼纯粹是因为好奇才留下的。
  他想知道先生身上那股骇人的杀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至于酒量惊人,喝了一坛又一坛的王紫霄是真的有事向白敬酒请教。
  最后剩下的林子墨则是为了义气,兄弟们都留下来了,我也不好一人儿走了不是。
  好兄弟自然是有酒一起喝了。
  四人虽然没有明说,但白敬酒还是大致知道他们心里想的什么。
  “红楼,你先来!”
  那家伙的身体还真不是个喝酒的料子。
  “咳,咳,先生我……”
  红楼放下酒坛子,还没说话便先咳了起来。
  “手给我。”
  他摆摆手,示意红楼还是别说话了。
  从第一天行课时,他看红楼身形上的反差就知道这人多半是出了问题。
  白敬酒用右手为红楼切脉,左手的酒坛子却换成了平时的那个酒葫芦。
  说实话,从红楼的脉相中他并没有察觉有何异样。这也是冯茹难以解决的原因。
  但白敬酒开启了“十方天地”,红楼在他面前纤毫毕现,整个都被“看透”了。
  一息,两息,直至十息以后,红楼隐隐担忧,想着不会连先生也束手无策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