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警之灾厄纪元 > 第十九章 只是一场意外

第十九章 只是一场意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蒙茫然!刚才那种状态他同样感觉到了异状。那一瞬间!精神似乎变得特别敏锐,李蒙不但听到了小语的心跳声,更能听到远在二楼的动员兵在房间中发出的声响,甚至能够听到听到餐厅中的声音。还有小语,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李蒙的确发现了一些东西。在小语的小腹间有一团青色的光辉,它如同人体的心脏,在有节奏的跳动着。“主人!自从遭遇摩根,你的精神状态一直处于活跃之中,散发的脑电波更是絮乱无比,来到虚语之家,情况更加严重,刚才那种奇异状态导致主人脑域中出现一颗“核心”,那是由精神力聚集形成的,也可以说是一种磁场!”主脑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提醒并警告着李蒙。环绕四周,李蒙观察着房间,空间称不上宽阔,也称不上狭窄。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房间的装饰足以称的上豪华,但对李蒙来说,也就一般般吧。另外一个世界的记忆中,一家普通的宾馆,普通的房间都要比这所谓的VIP房要好很多。环境的不同,也造就成了观念的不同,两者是无法相提并论的。一张还算干净的床,一间狭小的浴室,总得来说还是不错的。一屁股坐在床沿边,在略显的昏暗的灯光照耀下,李蒙在沉思着!在心中和主脑交流着。“没必要担心,我有种感觉,这一切的变化不会对我造成伤害,只会带来好处。”虽然只是一种感觉,一种预感,但李蒙相信,这次的异变不会对他带来坏处。“你也看到了,小语似乎被我那时的状态束缚到了,她的变化可不正常!”“这只是个意外,主人精神的爆发刚好波及到了她,精神的同化如同在她精神上刻上了主人的烙印!”李蒙问到:“会造成什么后果?”“这一生都无法忘记主人,一辈子活在主人的阴影中。”这可不是好事。李蒙心中叹了一声,他可不是有意的,那是无法控制的,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不过……李蒙沉思着!小语不会也是武艺者吧!李蒙曾记得摩根说过,相比普通人,武艺者身体中会多出一个器官,器官就在武艺者的小腹中,名为“劲脉”,是武艺者力量源泉“劲”的储存之地。小语腹中那团跳动的青色光辉,应该就是所谓的劲脉。如果真是如此,那虚语之家……李蒙站了起来,麻利的脱掉了身上的衣物,光溜溜的进入了浴室。想的太多没必要,一些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对现在的李蒙来说,洗一个澡,然后好好的休息一晚,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在脏谷,由于干净水资源的稀缺,洗澡可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这具身体有多久没有洗澡了?李蒙已经不记得了,一些重要的事李蒙不会忘记,但一些生活中的琐事李蒙也不会特意去记住。不过,从皮肤上乌黑的污渍来看,这具身体恐怕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清理过身体了。当光溜溜的从浴室走出,李蒙只感觉全身清爽无比,原本软弱的身体,这一刻似乎都充满了力量。当然!那只是李蒙的错觉。仰躺在柔软的床上,李蒙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怔怔的望着天花板。新的记忆,还不到半天,在这半天里却发生了很多事情,新的面孔一一出现,现在或许还有些陌生,但随着时间,彼此总会变得熟悉。李蒙并不害怕迎接未来,他唯一在意的是如何选择未来,毕竟未来并不只有一条道路。“咚,咚!”房门突然被人敲响,声音在房间中回荡着。李蒙从床上坐起,微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浴巾。来人会是谁?不会是动员兵,这时候的动员兵不会打扰他。也不会是摩根,摩根虽说过一会要来找他,但被李蒙用眼神制止了,虽无言语,但李蒙相信,摩根已经明白李蒙的意思。那丫头很聪明,这点是无需怀疑的。猜测没意义,李蒙起身来到门口,打开了房门。门口两边依然站着动员兵,不过,门前除了两位动员兵,还有一位窈窕身影存在。敲门的正是她!“何事?”李蒙一愣,来人竟是小语。只见她脸色微沉,看着李蒙的目光充满了复杂之色。目光愤怒,但又充满了挣扎!她冷冷的说到:“进去说!”目光毫不在意,李蒙那一身浴巾打扮。李蒙倒无所谓,看小语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事要说,正好有些事情李蒙也想从小语身上知道。“指挥官!”动员兵欲言又止,目光警惕的看着小语。“无妨!”李蒙知道动员兵在担心什么,但李蒙觉得小语是不会伤害他的。“进来吧!”李蒙向后退了一步,向小语邀请道。小语提步进入了房间!当从李蒙身旁走过,一股清香袭来,让李蒙精神一震。这时李蒙才注意,小语身上的服饰又变了,不是那一套工作时的女仆装,而是一套黑色的连衣裙,黑发配黑衣,再加上那双黑色丝袜的长腿,一丝诱惑迎上李蒙的心头。“啪!”李蒙随手关上了房门。关门声的响起,正向内屋走去的窈窕身影明显一顿,但随即又继续走着。虽是VIP房,但说话交流的地方没有多大的选择,只有一个,那就是床上。小语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在床边僵硬的站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暖味!相比小语的僵硬,李蒙倒是显得很随意。从小语身边走过,一屁股坐在床上,抬头对着站着的小语说到:“怎么?大晚上来到这,不会只是站着吧!”李蒙的话,让小语想起了来到这里的目的。小语神情冷然,质问到:“你对我做了什么?”果然……李蒙心中嘀咕着,后遗症果然来了。该怎么办?如实回答?有什么用呢?现在已经无法改变了,除非她遗忘了一切。恐怕遗忘也无法根除一切,毕竟是精神上的烙印,就算忘记所有,恐怕也不会望去李蒙的存在。怜悯的看着小语,这丫头已经没救了。李蒙无奈的说到:“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要勉强了,痛痛快快的释放自己,把心中一切疑惑都说出来。”李蒙的话,就如同势不可挡的洪水,冲破了小语心中唯一的堤坝。泪水从眼眶中溢出,顺着脸颊掉落在地。她就这么看着李蒙,沉默着哭着,泪珠哗哗流个不停。在那双复杂目光的注视下,李蒙都有点不自在了。李蒙这才意识到,他有些小瞧烙印的威力了,竟然能把小语变成这幅模样。真是冤孽,说到底只是一场意外而已!这场意外连李蒙自己都措手不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